• <samp id="ogope"><legend id="ogope"></legend></samp>
    1. <button id="ogope"><font id="ogope"></font></button>
    2. <u id="ogope"><nobr id="ogope"><ruby id="ogope"></ruby></nobr></u>

      | 無障礙瀏覽
      從拍鳥人到護鳥人 他成為自然生態的守護者
      【打印】
         

        “疫情就是命令,防控就是責任。”武晉洲帶領著孝義市野生動植物保護協會志愿者組成的戰“疫”行動突擊隊再次沖鋒在一線。“24小時執勤,只為做好更好的防御隔離疫情,過往車輛人員,全部登記檢測,然后放行。”高速路口,他們守護著孝義人民的安全。他們沒有統一的服裝配置,只有一次性口罩做防護,佩帶自己的手機做聯絡工具。每個人身兼數職,他們是監督員、安全員、也是宣傳員,巡視員、填寫登記表、給車輛消毒、及時反饋信息、進社區、發禁止獵捕和交易野生動物倡議書,哪里需要去哪里。

        這是在疫情攻堅戰中孝義市野生動植物保護協會志愿者的日常。
      孝義野生動植物保護協會志愿者在戰“疫”一線
        一場新冠病毒的肆虐,將所有人引入深思的浪潮:這是一場對國人及全人類的嚴峻考驗,我們期盼著疫情攻艱早日結束,也對疫情起源——加強對野生動物的保護發起強烈呼吁。這場嚴峻的戰役讓大家明白保護野生動植物,就是保護人類自己。
        為更好保護野生動物,維護公共安全和生態安全,2月24日,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關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、革除濫食野生動物陋習、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的決定。
        這些年,武晉洲用一件件生動的攝影作品讓人們走近鳥的世界,從而喚起對野生動植物的保護意識。他不僅是拍鳥愛好者,更是一名護鳥斗士。
      棕頭鴉雀的春夏秋冬
        他是——“追風的獨行俠”。他的鏡頭,尤其是鳥類遷徙棲息和繁殖的歷程,見證了孝河濕地正逐步成為鳥類棲息的天堂。
        7年前,當時還在北京工作的他回孝義時,看到孝義水域出現成群結隊的水鳥,立刻被這優美的“水上精靈”吸引。
      勝溪湖成群結隊的水鳥
        從那時開始,他開始用鏡頭記錄孝義生態變化,以拍攝野生鳥類為重點,只要時間精力允許,每天都要去拍鳥,大年初一也不例外。
        2013年他創辦了風影工作室,成為全省首家持證“上崗”的無人機航拍機構,從此他就拿起相機走上了尋鳥、拍鳥、護鳥之路......
        2019年底在他與60余名愛好者的發起和推動下,孝義市成立了野生動植物保護協會,他任會長。
        與鳥結緣 走上生態攝影路
        黝黑的皮膚,瘦削的身板,一頂帽子,還有一臺不離手的相機,這就是武晉洲和他拍鳥的全部家當。
      拍鳥時全副武裝的武晉洲
        拍鳥是繁重的藝術生活方式,需擎著超長鏡頭的相機瞄準數百米外警覺的鳥兒,往往還要空手而歸。但當超長鏡頭把幾百米外的鳥兒“拉回來”,那動人的畫面,能讓人心生柔情,感受自然造化的綺麗。
        水天一色的孝河濕地,潔白的大天鵝和過路停息的鴨群,盡情游弋在碧藍的水面,它們三五成群,有時翩翩起舞,有時結伴翱翔,成為孝義四季里一幅美麗的畫卷。
      黑翅長腳鷸的繁殖過程
        山西孝義孝河國家濕地公園位于我國重要的候鳥遷飛路線的“咽喉”要道,是眾多遷徙水鳥繁育、停歇和越冬的重要之地,在保護生物多樣性上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。
        武晉洲的照片清晰地記錄著曾經這里污水橫流、雜亂不堪的場景,同時記錄了這個亂河灘一步步變身“鳥的天堂”的變化過程。武晉洲說:“現在孝義生態環境好轉了,在家門口就能拍到好多種類鳥。”
        “濕地公園建成后,水清了,樹多了,草綠了,大量的鳥兒也招來了。”孝河國家濕地公園負責人劉秋生說,目前濕地已有300多種野生鳥類,其中包括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黑鸛、金雕、中華秋沙鴨等,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大天鵝、灰背隼、蒼鷺、白鷺等更是常來常往。還有很多種鳥類從候鳥變成長留鳥,在孝義繁衍生息。特別是在勝溪湖和濕地公園里,環境優美,鳥兒們流連忘返。每到春秋時節,成群結隊的白天鵝飛來,其它鳥類也相繼而來,最多時達數萬只,用密密麻麻來形容毫不夸張。
      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黑鸛

      白鷺優美的舞姿
        “生態好不好,鳥兒說了算。我要把這些美麗的身影定格下來。”從2012年起,武晉洲開始用鏡頭記錄濕地里的鳥類,這些年,他拍攝的鳥兒視頻圖片資料裝滿了十多個硬盤。他拍攝的照片在濕地公園的千米鳥類長廊里作為科普展出,還印制了一本孝河濕地鳥類畫冊。一張張靈動的圖片,生動詮釋著這里的“生態之變”。
      武晉洲的千米鳥類長廊里科普展
        融入其中 用堅守換取最美瞬間
        很多拍鳥的攝影人都知道,拍野生鳥類是個辛苦活。為了記錄和還原鳥兒真實的生活習性,不打擾到鳥類的正常棲息生活,武晉洲經常穿上偽裝服,搭起偽裝帳篷,忍著夏日的蚊蟲叮咬、日曬雨淋,冬日的刺骨寒風,拍鳥從不停息。“夏天濕地蚊子多,被叮了也不敢動,一會兒滿臉滿頭都是包,冬天那里冷得蹲一會渾身都凍麻了。”從清晨的第一聲鳥鳴直到黃昏倦鳥歸巢,他在原地一動不動地待一天,為的就是不驚擾到附近的鳥類。
        與鳥兒接觸多了,武晉洲逐漸喜歡上了它們。在他的鏡頭里,鳥類的身影也越來越多。武晉洲說,許多鳥兒自己也不認識,每次拍完就回家查資料,慢慢就熟知了它們的名字、物種和習性。到現在濕地各種鳥類的生活習性、哪個地方容易拍到、是留鳥還是候鳥、什么時候來什么時候走……他了如指掌。
        如何拍到那些大自然的精靈?武晉洲稱,一定要有“鳥人精神”——苦并樂著,要多去戶外走動觀察,要有堅持、有恒心。體力的消耗、聚焦的欣喜、遭遇的風險,都是與鳥相伴的幸福。
      喂食的戴勝
        觀鳥、拍鳥、巡護才是他的“大餐”。“努力去做總比不做好。”武晉洲說,作為一名護鳥人士,他要繼續守護這片濕地、保護這里的生態環境,讓更多的候鳥類在這里棲息,讓更多的人了解孝義這處生態名片。
        追鳥路上并不總是愉悅和滿足,受傷鳥兒驚恐掙扎,絕望的眼神,令武晉洲刻骨銘心。于是開始有意識真實記錄鳥類的生存狀況和孝義生態環境,想要用豐富生動的影像來喚起更多人對鳥類生存狀況的關注,喚醒社會大眾的生態保護意識。就如他說的那樣:“它們都是美麗的精靈,愛護它們,就是給我們自己一個人鳥和諧的美好世界。”
        有一次,他在拍攝時發現一個拿彈弓打鳥的人,來不及反應,鳥一下子就倒在了他的鏡頭里。憤怒的武晉洲沖上前質問,為什么要打鳥?這個人后來受到了公安機關的嚴肅處理。
        有的人為了拍到好照片,不惜驚擾正在覓食的鳥類,也有人不顧附近群眾阻攔使用無人機拍攝白天鵝,使得白天鵝受到驚嚇。這讓武晉洲頗為惱火。“我們是愛鳥才希望拍出好照片,而不是為了好照片而驚鳥,這不是本末倒置嗎?”他這一番話,也讓許多攝影愛好者迷途知返。
        去年的一天,濕地工作人員為了便于游客觀賞水面上的荷花,在不適合的季節去割岸邊的蘆葦,武晉洲趕緊上前制止了他們。“這些蘆葦的根部、中間和頂部都有鳥窩,基本上兩三米就有一個。”為了保護這些鳥窩,武晉洲跳下水把倒下的蘆葦一把把系了起來。
        榮譽之外 用行動呼喚生態保護
        護鳥過程中的傷與痛,讓他成為一名護鳥斗士。在他擔任了孝義市政協委員期間,堅持撰寫了保護野生鳥類、打造“孝河國家濕地鳥類天堂”特色旅游品牌、為打造人鳥相安的生態環境而努力等提案,利用政協提案的機會,促進政府打好生態攻堅戰,提高科學建設和管理水平。利用野生動植物保護協會開展鳥類知識科普講座及觀影活動,帶領大家走進濕地,宣傳鳥類知識,近距離觀察野生鳥類等,發揮社會公益力量,喚起更多的人守護這些自然界中精靈。
      孝義市開展愛鳥活動
        在孝義大力推動生態文明建設的大背景下,近年來,孝義觀鳥、拍鳥的人群越來越壯大,這讓武晉洲很是欣慰。
        候鳥的棲息停留已經成為孝義生態環境明顯改善的一張靚麗的名片。濕地公園負責人告訴記者,孝河濕地公園專門加強了濕地鳥類保護,降低了水位,修建了淺灘,投放了充足的補給食料,建立了多處鳥類棲息地和生態島,并嚴厲打擊各種危害鳥類行為,為鳥類遷徙、棲息提供基本條件。
        如今,用鏡頭展示鳥類的自然瞬間、用愛心保護鳥類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是他最大的心愿。武晉洲說:“我拍攝記錄這些鳥類,不僅僅是對野生鳥類的熱愛,最主要是對家鄉生態環境變化的記錄。愛護它們,就是給我們自己一個人鳥和諧的美好世界。”(文/李波 圖/武晉洲
       
      (原標題:從拍鳥人到護鳥人 他成為自然生態的守護者)

      首頁  |   網站地圖  |   網站聲明  |   聯系我們  |   關于我們 

      孝義市人民政府辦公室主辦   孝義市黨政信息網絡中心承辦   技術支持:孝義市黨政信息網絡中心

      地址:孝義市迎賓南路8號市民服務中心   網站技術聯系電話:0358-7828220

      版權所有:孝義市人民政府門戶網站  晉ICP備11003284號-1  網站標識碼:1411810001

      晉公網安備 14118102000103號

      欧美视频